红楼文化>> 漫谈《红楼梦》中贾府的兴亡之变--《红楼梦》的悲剧艺术(三)

2018-03-23 正定荣国府景区

        

第五历史与文学——曹贾互证?

       一种用曹家败家故事来解释《红楼梦》的悲剧原因,曹贾互证,将作者家世和小说故事合二为一。

       曹家败家的政治原因说、经济原因说。政治原因说,是指曹家依附了雍正的政敌,或者属于太子党。曹家是内务府的包衣,地位低下,虽然有女子嫁入王府家,但其政治地位一直不高。曹家没有介入宫廷斗争的能力。雍正上台后,因为政治原因而抄家,下手都是非常狠的。而对于曹家,对于曹頫,虽然不喜欢他,但没有将其置于死地。相反,还在北京为其居住在蒜市口提供了十七间半。应该说,曹家被抄家主要还是经济原因的。曹家的巨额亏空,在雍正上台后,必然是被清算的对象,褫职、返京,与曹寅的大舅子苏州织造李煦相比,已经是无比幸运了。总而言之,小说中贾府的败家原因不可等同。

        曹贾互证,这是一种错误的解读,不符合小说的艺术描写。曹家的原因解释不了贾府败亡的原因。在悲剧原因上可以充分证明自传说的破产。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  所以,俞平伯先生说:以世法读《红楼梦》则不知《红楼梦》,以《红楼梦》观世法,则知世法。

       知道人说:太史公纪三十世家,曹雪芹只纪一世家。太史公之书高文典册,曹雪芹之书假语村言,不逮古人远矣。然雪芹纪一世家,能包括百千世家,假语村言不啻晨钟暮鼓,虽稗官者流,宁无裨于名教乎。

       王国维:夫美术之所写者非个人之性质,而人类全体之性质也。惟美术之特质,贵具体而不贵抽象,于是举人类全体之性质,置诸个人之名字之下。譬诸副墨之子、洛诵之孙,亦随吾人之所好名之而已。善于观物者,能就个人之事实而发见人类全体之性质。今对人类之全体而必规规焉求个人以实之,人之知力相越岂不远哉?故《红楼梦》之主人公,谓之贾宝玉可,谓之子虚乌有先生可,即谓之纳兰容若、谓之曹雪芹亦无不可也。

第六、美学原因

       上述这些原因都是明显的,可以分析的。还有不写之写的原因,如黛玉还泪故事,预示了草木前盟的悲剧。石头历幻的故事,预示了宝玉的悲剧。这是一个文学故事,虚构故事,需要从美学上来品味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  〔终身误〕都道是金玉良缘,俺只念木石前盟。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,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。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。纵然是齐眉举案,到底意难平。

      〔枉凝眉〕一个是阆苑仙葩,一个是美玉无瑕。若说没奇缘,今生偏又遇着他;若说有奇缘,如何心事终虚话?一个枉自嗟呀,一个空劳牵挂。一个是水中月,一个是镜中花。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,怎禁得秋流到冬,春流到夏!

        绛珠还泪预示了草木前盟的悲剧。薛宝钗的金锁,预示了金玉良缘的悲剧。因空见色,  由色生情,传情入色,自色悟空。

        这些原因,是文学分析上的重点。鲁迅说:悲凉之雾,遍被华林。

        谁解其中味?都言作者痴。

        味,是味外之旨,象外之旨。

        这个旨是什么?这是一曲挽歌。终将逝去,一声叹息(只剩咏叹)。无可奈何,花谢花飞。运数已终,无才补天。

王国维说:《红楼梦》是悲剧中的悲剧、彻头彻尾的悲剧、第三种悲剧。

      《红楼梦》最具有悲剧性——冲突的必然性。爱情婚姻的悲剧:草木前盟与金玉良缘的矛盾。人生道路的悲剧,父子冲突。第33回,宝玉挨打。宝玉挨打的原因,一是金钏跳井、一是忠顺王府索人告状、一是贾宝玉陪父亲会客谈吐失常。各个人俱得情理,个人有各人的不得已和无奈,一旦发生关系,相互之间必然形成冲突。贾政要管教孩子,贾环调拨是非,贾宝玉任性自我不务正业,王夫人痛惜弱子,贾母指责贾政失控。

       《红楼梦》最具有普遍性——无处不在的悲剧。对于林黛玉薛宝钗是怀金悼玉。全书结构,当然是悲剧:女儿的千红一窟(哭),万艳同杯(悲),群芳髓(碎)。《红楼梦》的美感结构是一个悲剧结构。人物都是悲剧,林黛玉、薛宝钗、贾宝玉的悲剧不用说了,连王熙凤也是悲剧人物。民间谚语:恨凤姐骂凤姐,不见凤姐想凤姐。丫鬟晴雯也是悲剧:高标见嫉,直烈遭危。

       《红楼梦》是创新的悲剧——正因写实,转成新鲜。夫子自道所谓事体情理:石头所记不借此套,只按自己的事体情理,反倒新鲜别致。《红楼梦》中写的宝黛钗的三角关系,一个儿歌中唱到:《红楼梦》,《红楼梦》,悲欢故事在传诵,爱说爱笑的刘姥姥,疯疯癫癫的王熙凤。宝钗爱宝玉,宝玉不愿意,偏偏要爱林黛玉,大观园里空欢喜。雅俗结构的问题,初看是一个三角恋的故事,再一看不是(与过去的三角故事都不一样),再最后看还是。但味道已完全不同。俗角度看悲欢离合,雅角度欣赏自在人性(林黛玉)、本真人性(贾宝玉)、社会人性(薛宝钗)。

       不尊重个性权利,个性自由,个性不能自主,人生不能自主,是《红楼梦》爱情婚姻悲剧根本原因,当然其背后是两种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的冲突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《红楼梦》的价值指向更有哲学意味,更形而上,更绵远,更普遍,而《桃花扇》、《长恨歌》等指向更具体,更个案化,所以王国维说《红楼梦》是哲学的、宇宙的、文学的,而《桃花扇》是政治的、国民的、历史的。

       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。以前多是把它看作是爱情小说,世情小说,所谓写透世情,所谓感天动地。因为大旨谈情。借离合之情,写兴衰之事是小说戏剧的一贯套路。借离合之情,写兴亡之感——从《长恨歌》《梧桐雨》到《长生殿》看李杨爱情。如《桃花扇》。“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”。孔尚任在《桃花扇·小引》中说道:“场上歌舞,局外指点,知三百年之基业,隳于何人?败于何事?消于何年?歇于何地?不独令观者感慨零涕,亦可惩创人心,为末世之一救。”

       从内容上来看,两部传奇戏,落笔的角度不同,可从两剧的《传概》与《先声》中即可看出:《长生殿》的落笔角度“今古情场,问谁个真心到底?但果有精诚不散,终成连理。万里何愁南共北,两心那论生和死。笑人间儿女怅缘悭,无情耳。感金石,回天地。照白日,垂青史。看臣忠子孝,总由情至。……借太真外传谱新词,情而已。”

     《桃花扇》则不同,“就是明朝末年南京近事,借离合之情,写兴亡之感,实事实人,有凭有据。”“公子侯生,秣陵侨寓,恰偕南国佳人。谗言暗害,鸾凤一宵分。又值天翻地覆,据江淮藩镇纷纭。立昏主,征歌选舞,党祸起奸臣。良缘难再续,楼头激烈,狱底沉沦。却赖苏翁、柳老,解救殷勤。半夜君逃相走,望烟波谁吊忠魂?桃花扇,斋坛揉碎,我与指迷津。”“青楼名花恨偏长,感时忧国欲断肠。点点碧血洒白扇,芳心一片徒悲壮,空留桃花香”。更是总结和诠释着李香君悲剧的人生。

     《红楼梦》不像《长生殿》和《桃花扇》,有具体历史背景、具体历史事实、历史人物原型,但它以假写真,虚事传神,达到更高的真实。概括地说,真正的艺术都是“真实的谎言”。

       值此正定“红楼梦讲堂”第二期孙伟科教授的文稿“漫谈《红楼梦》中贾府的兴旺之变--《红楼梦》的悲剧艺术”已连载结束,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微信扫一扫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关注该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