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文化>> 漫谈《红楼梦》中贾府的兴亡之变--《红楼梦》的悲剧艺术(二)

2018-03-22 正定荣国府景区        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贾府为什么被抄?

 第三、法律的原因

       司法原因,行贿受贿,害死尤二姐,私埋人命,干涉司法,包揽诉讼。王熙凤为干涉长安守备家的婚事而受贿三千两。贾政为薛蟠事而到处行贿。漫言不肖皆荣出,造衅开端实在宁。《红楼梦》写了几个司法案件,从某个角度来说,《红楼梦》是一部公案小说。

       第105回:西平王慢慢的说道:“小王奉旨,带领锦衣府赵全来查看贾赦家产。”贾赦等听见,俱俯伏在地。王爷便站在上头说:“有旨意:贾赦交通外官,依势凌弱,辜负朕恩,有忝祖德,着革去世职。钦此。”

       东府是因为什么被抄的?贾政道: “究竟犯什么事?”薛蝌道:“今儿为我哥哥打听决罪的事,在衙门里听见有两位御史,风闻是珍大哥引诱世家子弟赌博,这一款还轻;还有一大款强占良民之妻为妾,因其不从,凌逼致死。那御史恐怕不准,还将咱们家的鲍二拿去,又还拉出一个姓张的来。只怕连都察院都有不是,为的是姓张的起先告过。”贾政尚未听完,便跺脚道:“了不得!罢了,罢了!”叹了一口气,扑簌簌的掉下泪来。

       北静王便述道:“主上因御史参奏贾赦交通外官,恃强凌弱,——据该御史指出平安州互相往来,贾赦包揽词讼——严鞫贾赦,据供平安州原系姻亲来往,并未干涉官事,该御史亦不能指实。惟有倚势强索石呆子古扇一款是实的,然系玩物,究非强索良民之物可比。虽石呆子自尽,亦系疯傻所致,与逼勒致死者有间。今从宽将贾赦发往台站效力赎罪。所参贾珍强占良民妻女为妾不从逼死一款,提取都察院原案,看得尤二姐实系张华指腹为婚未娶之妻,因伊贫苦自愿退婚,尤二姐之母愿结贾珍之弟为妾,并非强占。再尤三姐自刎掩埋、并未报官一款,查尤三姐原系贾珍妻妹,本意为伊择配,因被逼索定礼,众人扬言秽乱,以致羞忿自尽,并非贾珍逼勒致死。但身系世袭职员,罔知法纪,私埋人命,本应重治,念伊究属功臣后裔,不忍加罪,亦从宽革去世职,派往海疆效力赎罪。贾蓉年幼无干,省释。贾政实系在外任多年,居官尚属勤慎,免治伊治家不正之罪。”

       根据周汝昌先生对原著的考证,其导火索主要是两宗人命案,都与贾赦有关:一是贾赦为谋玉扇坠,害死石呆子;二是贾赦对抗婚一事心存报复,逼死鸳鸯。上述两案成为元妃暴薨,贾家失势后,忠顺王等仇家借机弹劾宁荣二府的直接证据。此外,包括窝藏金陵甄家财产、秦可卿金丝楠棺材“逾制,以及贾氏族人仗势欺人等一系列或有或无的事情,最终一并种下了贾府败落的祸根。

第四、政治原因

       政治原因,贾贵妃的先死,是皇上抄家的前提。小说暗示王府间的不和,相互倾轧是严酷斗争的一个侧面。

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  第33回,宝玉挨打。出来接见时,却是忠顺府长府官,一面彼此见了礼,归坐献茶。未及叙谈,那长府官先就说道:“下官此来,并非擅造潭府,皆因奉命而来,有一件事相求。看王爷面上,敢烦老先生做主,不但王爷知情,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。”贾政听了这话,摸不着头脑,忙陪笑起身问道:“大人既奉王命而来,不知有何见谕?望大人宣明,学生好遵谕承办。”那长府官冷笑道:“也不必承办,只用老先生一句话就完了。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,一向好好在府,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,各处去找,又摸不着他的道路。因此各处察访,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: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。下官辈听了,尊府不比别家,可以擅来索取,因此启明王爷。王爷亦说:‘若是别的戏子呢,一百个也罢了;只是这琪官,随机应答,谨慎老成,甚合我老人家的心境,断断少不得此人。’故此求老先生转致令郎,请将琪官放回: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之意,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。”长史官走的时候对贾政说,如果没有找到,再来求教。语气很不客气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  小说是这样描写元春之死的。第95回:且说元春自选了凤藻宫后,圣眷隆重,身体发福,未免举动费力。每日起居劳乏,时发痰疾。因前日侍宴回宫,偶沾寒气,勾起旧病。不料此回甚属利害,竟至痰气壅塞,四肢厥冷。一面奏明,即召太医调治。岂知汤药不进,连用通关之剂,并不见效。内宫忧虑,奏请预办后事,所以传旨命贾氏椒房进见。贾母王夫人遵旨进宫,见元妃痰塞口涎,不能言语。见了贾母,只有悲泣之状,却没眼泪。贾母进前请安,奏些宽慰的话。少时贾政等职名递进,宫嫔传奏,元妃目不能顾,渐渐脸色改变。内宫太监即要奏闻,恐派各妃看视,椒房姻戚未便久羁,请在外宫伺候。贾母王夫人怎忍便离,无奈国家制度,只得下来,又不敢啼哭,惟有心内悲感。

       朝门内官员有信。不多时,只见太监出来,立传钦天监。贾母便知不好,尚未敢动。稍刻,小太监传谕出来,说:“贾娘娘薨逝。”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,元妃薨日,是十二月十九日,已交卯年寅月,存年四十三岁。贾母含悲起身,只得出宫上轿回家。贾政等亦已得信,一路悲戚。

       贾府的另一颗大树是王子腾。四家之间,联络有姻,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。所以第96回:到了正月十七日,王夫人正盼王子腾来京,只见凤姐进来回说:“今日二爷在外听得有人传说:我们家大老爷赶着进京,离城只二百多里地,在路上没了!太太听见了没有?”王夫人吃惊道:“我没有听见,老爷昨晚也没有说起。到底在那里听见的?”凤姐道:“说是在枢密张老爷家听见的。”……王夫人不免暗里落泪,悲女哭弟,又为宝玉耽忧。

       两棵大树倒了,王府之间矛盾的平衡也失去了,所以锦衣府的抄家来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未完待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微信扫一扫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关注该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