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文化>> 漫谈《红楼梦》中贾府的兴亡之变--《红楼梦》的悲剧艺术(一)

2018-03-21 正定荣国府景区

       正定“红楼梦讲堂”第二期是由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孙伟科教授带来的:漫谈《红楼梦》中贾府的兴亡之变--《红楼梦》的悲剧艺术。孙教授从悲剧艺术的层面分析了贾府的兴亡之变,应广大红迷朋友的要求特将此文稿分三期呈现给大家。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 

《红楼梦》是一部古典名著。这部古典名著离不开从主要人物贾宝玉、林黛玉、薛宝钗的关系去阅读和理解,所以说它是一部爱情婚姻悲剧。是的,说《红楼梦》,离不开《红豆曲》《葬花词》《芙蓉女儿诔》,离不开宝玉入世与出家。所以,可以说《红楼梦》是写一个青年人无路可走,历幻而归彼大荒的故事。

        我们也可以离开这些小说主要人物,将《红楼梦》看作是一个大家族的故事。就是让这些主要人物隐藏到背后,不看人而看家。这个大家族,从头到尾,是一个败亡的故事,或者是一个兴亡故事,二知道人说,它是写了一家事,但隐含了百家事。第十三回秦可卿出殡、第十七十八回元妃省亲,是这个大家族繁盛显赫而尊荣无比的写照,而到了105回被抄家,彻底败亡了,贾母死了,王熙凤死了,贾赦的爵位被夺了,宝玉不知所踪,加上前面第九十八回林黛玉之死,再往前的晴雯之死,死亡故事相继,我们确实读到了一个从聚到散、从盛到亡的故事。兰桂齐芳、家道复初,那是一个空头许诺,也不是小说的实写。小说的实际描写,显然是一个大厦将倾、树倒猢狲散的故事。

        小说弥散着一种末世氛围,一代不如一代,后继无人,所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,富不过三代。“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,功名奕世,富贵流传,已历百年。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,我等之子孙虽多,竟无可以继业者。”其实,我们中国人有许多说法,也是一种焦虑,就是有“富不过三代”、“君子之泽五世而斩”为什么?我们今天也处于一个盛世时代,怎样才能持续发展、永久昌盛,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。今天,我们到小说的无人之阵中看看,它这个大家族是怎样败亡的。

 第一、道德原因

       为什么首先说道德原因呢?是因为作家首先说了这个问题。《红楼梦》的另外一个书名叫《风月宝鉴》,《红楼梦》写了一些风月故事,如秦可卿的故事、贾珍与二尤的故事、王熙凤与贾瑞、贾琏与尤二姐、与鲍二媳妇、秋桐的故事、薛蟠和夏金桂的故事等。作者在第五回中就说:擅风情,秉月貌,便是败家的根本。箕裘颓堕皆从敬,家事消亡首罪宁。这个不好的开端是从宁府开始的。我们还可以从薛蟠和惜春的反应看看,薛蟠够坏的,但来到贾府,如鱼得水,发现这里的人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;惜春呢,怕兄嫂和家族之事玷污了自己,那么决绝地要和贾府撇清一切关系,出家。柳湘莲也是因为发现尤三姐与宁府有关系才退婚的,逼死了尤三姐,自己也出家了。当时,柳湘莲给贾琏转去定情物家传宝剑,按古代的习俗就是订婚了,所以尤三姐每天看着挂在墙上的宝剑觉得自己终生有靠了。就是只是因为寄居过贾府中的宁府,就落了不洁的名声,被羞辱被退婚(这里依据程乙本而言尤三姐)。看来,这个家族实在令人是一声叹息。一系列的道德败坏故事,作者是在劝人们《红楼梦》改恶从善吗?《红楼梦》是劝诫小说吗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  深入地思考一个大家族的败亡,道德上的败坏只是表象,是浮在表面上的东西,顶多反映了贾府的精神面貌。更深的原因,骨子里的原因,在后面,在深层。显然,作家也是不满意《红楼梦》仅只是一部《风月宝鉴》。只是《风月宝鉴》,这与前面的《金瓶梅》没有区别。况且,《金瓶梅》写得更可怕,西门庆脱阳而死,潘金莲被杀,不是更可怕吗。

  第二、经济原因

       大家族的寄生生活,腐败生活,是有经济基础的。贾府世受俸禄,敕封袭爵,经济基础是不错的,是有保障的。贾赦、贾珍、贾琏、贾蓉都没有什么正经事,贾政呢,也是治家不行,当官也不行。小说说贾政为人端方,为政清廉,情况果真如此。并不是的,贾政动不动就是火气冲天,动不动就是跌足哀叹,对于家族的命运,是一个感受呼吸领会者,夙夜忧叹。

       我们在读小说的时候,常常遇到这个问题。就是贾府入不敷出了。第106回:贾政叫现在府内当差的男人共四十一名进来,问起历年居家用度,共有若干进来,该用若干出去。那管总的家人将近来支用簿子呈上。贾政看时,所入不敷所出,又加连年宫里花用,帐上多有在外浮借的。再查东省地租,近年所交不及祖上一半,如今用度比祖上加了十倍。宫里的人太监来要礼,贾府拿不出来,靠借或者当宝贝才能应付。第53回,作者借贾珍之口说:“这二年那一年不赔出几千两银子来?头一年省亲连盖花园子,你算算那一注花了多少,就知道了。再二年,再省一回亲,只怕就精穷了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  那次接驾花了多少钱?大观园花钱多少,书中没有写出明确的数目,但肯定其预算是个天文数字。仅其中一项小小的配套软件,即从姑苏城请聘教习、采买唱戏的女孩、置办乐器。书中借贾蔷的口交待:“赖爷爷说:竟不用从京里带银子去;江南甄家还收着我们五万两银子,明日写一封书信会票我们带去,先支三万两,剩二万存着,等置办彩灯花烛并各色帘帐的使用。”(第十六回《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秦鲸卿夭逝黄泉路》)那么整个工程的竣工,其花费之巨可想而知。即使是花费大约两万两银子,那是多少。这是什么概念,贾政员外郎,一年的工资大约也就是不到二百两。靠工资,这不是扯淡吗?靠收租,但年成一年比一年不好,这是小说中明写的。

       前面冷子兴就说,是内囊已经倾尽上来了,站在外面的人是看不出来的。最知道甘苦的是王熙凤。作家说:裙钗一二可齐家。批书人将王熙凤说成是脂粉英雄。可见,人们对于王熙凤能够挽狂澜于既倒,是抱有希望的。但是,王熙凤却得到众人的反对和不信任。下人婆子、袭人、贾珍的媳妇尤氏都指责过王熙凤,甚至说王熙凤将贾府的钱财往娘家送。贾琏因此还与她有过一次冲突。王熙凤嘲笑了贾琏,回骂说:扫扫我们家的地缝都比你家的多。那一段对话,说明贾琏和王熙凤已经完全没有夫妻情分。王熙凤在治家的过程中,完全变成了钱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  我们看一看这个钱奴的表现:下人的工钱,她不及时发,拿去赚利钱。第39回:平儿悄声告诉他道:“这个月的月钱,我们奶奶早已支了,放给人使呢。等别处利钱收了来,凑齐了才放呢。因为是你,我才告诉你,可不许告诉一个人去!”袭人笑道:“他难道还短钱使?还没个足厌?何苦还操这心?”平儿笑道:“何曾不是呢。他这几年,只拿着这一项银子翻出有几百来了。他的公费月例又使不着,十两八两零碎攒了,又放出去,单他这体己利钱,一年不到,上千的银子呢。”袭人笑道:“拿着我们的钱,你们主子奴才赚利钱,哄的我们呆等着!”

       大闹宁国府,多向贾蓉要了200两。第68回,贾蓉:婶娘方才说用过了五百两银子,少不得我们娘儿们打点五百两银子,给婶娘送过去,好补上,那有叫婶娘又添上亏空的理?

贾琏通过她之手从鸳鸯那里借钱,她只是说个话经个手,也要抽利钱。一千两要抽走二百两。

     第72回:听见鸳鸯去了,贾琏进来,凤姐因问道:“他可应准了?”贾琏笑道:“虽未应准,却有几分成了。须的你再去和他说一说,就十分成了。”凤姐笑道:“我不管这些事。倘或说准了,这会子说着好听,到了有钱的时节,你就摞在脖子后头了,谁和你打饥荒去?倘或老太太知道了,倒把我这几年的脸面都丢了。”贾琏笑道:“好人,你要说定了,我谢你。”凤姐笑道:“你说谢我什么?”贾琏笑道:“你说要什么就有什么。”平儿一旁笑道:“奶奶不用要别的。刚才正说要做一件什么事,恰少一二百银子使,不如借了来,奶奶拿这么一二百银子,岂不两全其美?”凤姐笑道:“幸亏提起我来。就是这么也罢了。”贾琏笑道:“你们太也狠了。你们这会子别说一千两的当头,就是现银子,要三五千,只怕也难不倒。我不和你们借就罢了!这会子烦你说一句话,还要个利钱,难为你们和我——”凤姐不等说完,翻身起来说道:“我三千五千,不是赚的你的!如今里外上下,背着嚼说我的不少了,就短了你来说我了!可知‘没家亲引不出外鬼来’。我们看着你家什么石崇邓通?把我王家的缝子扫一扫,就够你们一辈子过的了。说出来的话也不害臊!现有对证:把太太和我的嫁状细看看,比一比,我们那一样是配不上你们的?”贾琏笑道:“说句玩话儿就急了。这有什么的呢。你要使一二百两银子值什么?多的没有,这还能够。先拿进来,你使了再说去,如何?”凤姐道:“我又不等着‘衔口垫背’,忙什么呢。”贾琏道:“何苦来?犯不着这么肝火盛。”凤姐听了,又笑起来,道:“不是我着急,你说的话戳人的心。我因为想着后日是二姐的周年,我们好了一场,虽不能别的,到底给他上个坟,烧张纸,也是姊妹一场。他虽没个儿女留下,也别‘前人洒土,迷了后人的眼睛’才是。”贾琏半晌方道:“难为你想的周全。”凤姐一语倒把贾琏说没了话,低头打算,说:“既是后日才用,若明白得了这个,你随便使多少就是了。”

       为了三千两银子,不惜拆散一对婚姻,名义上是给下人跑腿钱,实际上是自己占有。

放高利贷。抄家时,被锦衣卫赵全搜出,成为贾府一大罪证。第105回:一会子,又有一起人来拦住西平王,回说:“东跨所抄出两箱子房地契,又一箱借票,都是违例取利的。”老赵便说:“好个重利盘剥,很该全抄!请王爷就此坐下,叫奴才去全抄来,再候定夺罢。”

       王熙凤敛钱,是不择手段的。抄家时,贾府经济不行了,但是她有五七万金。第106回《王熙凤致祸抱羞惭》:贾琏始则惧罪,后蒙释放,已是大幸,及想起历年积聚的东西并凤姐的体己,不下五七万金,一朝而尽,怎得不疼。这五七万金(此处的金,不是黄金的意思,而是五七万金钱,即五七万两银子。小说另一处写,晴雯死时,家人变卖她的遗物得三四百金,即指三四百两银子),相当于七万两银子。(一两白银在清朝时至少等同今日的¥750元,清末时贬值,大约200多元吧,在750元到200元之间浮动)70000乘上200,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呀,相当于现在的一两千万。王熙凤治家的过程,是挖墙脚的过程,是中饱私囊的过程。裙钗一二可齐家?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算了卿卿性命。贾探春的改革也失败了,作者说是生于末世运偏消。

       经济原因也就是内部原因,纷争不断,如邢夫人与王熙凤的矛盾、贾宝玉与贾环的矛盾、贾政与贾宝玉的矛盾、赵姨娘与王熙凤的矛盾、王熙凤与贾琏贾珍的矛盾等。第74回借探春之口说到:“可知这样大族人家,若从外头杀来,一时是杀不死的。这可是古人说的,‘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’,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,才能一败涂地呢!”赵姨娘也是因为经济原因,要用魇魔法治王熙凤、贾宝玉于死地。小说第25回仔细描绘了这个过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未完待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微信扫一扫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关注该公众号